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1)

第一章
齐铁嘴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明明说好了仙人独行却愣是被张大佛爷吃的死死的。一届穷酸书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偏偏三天两头被那张大佛爷请去。
齐铁嘴掐指一算,大凶。又看那外边夕阳烧着天,便是过不了两三个时辰天便全黑了,心下更是不快。
“请个屁。”齐铁嘴愤愤的咬了一下手中的烧饼,抬眼便是那张副官的脸,一双桃花眼笑眯眯的看着。齐铁嘴想不明白了,偏生那么一张好看的连怎么越看越像是狐狸精一般。
“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我这一走指不定要摸黑回来,不去,不去”齐铁嘴摆了摆手,就想要送客。
那张副官看上去也不慌,只是气定神闲的说到:“八爷,佛爷说了,算命的如是不来就一枪毙了”
说罢便是手往跨那一摆,把那齐铁嘴吓得是花容失色,放了烧饼,一下子从板凳上跳了起来,喊道:“别呀。”
“车子在外面,八爷请吧。”张副官冲着齐铁嘴恭敬的那么一鞠躬,脸上还是那副狐狸般的笑。
齐铁嘴心知自己是一定要去的,便是像是那霜打的茄子一般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家门。
话说哪次不是这样呢,齐铁嘴在心里问候张副官的祖宗十八代,转念又想,这张副官的祖宗十八代里必有那张大佛爷,心里就骂的更开心了。
另外一边,张启山,二月红,谢九爷正在张启山的书房内商量倒斗的事情。
二月红说:“没想到日本人动作那么快。”
谢九爷说:“我也没想到,前两日平白看到日本商行平白多出那么大笔钱心理就觉得大事不妙,却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找到了那座先秦古墓。”
佛爷支着脑袋,说到:“斗是一定要下了。”
齐铁嘴刚刚踏入书房,便听见佛爷在哪儿说要下斗,当即便是打了一个哆嗦。脚向后一推,便靠在了张副官的怀里,抬眼又是张副官那一脸的坏笑。
张副官说到:“都到门口了,八爷怎么还不进去。”
“老八,进来吧。”
还没等八爷说话,佛爷的声音倒是先传了出来。
齐铁嘴撇了撇嘴,说到:“都说了齐家有三不看了,外国人不看,奇闻异事不看,纹麒麟的人不看,哟,二爷,九爷你们都在阿。”
齐铁嘴没想到二月红和解九爷都在佛爷的府上,当即变了脸色,说到:“佛爷,出事了?”
二月红和谢九爷相视一笑,九爷说到:“八爷何不算算?”
齐铁嘴说:”这不,你们都知道我去算他个幺蛾子干什么。”
二爷起身对着佛爷抱拳,说到:“佛爷,那么我和九爷就先走了,明天老时间西郊碰头。”说罢又对着八爷说:”八爷,你和佛爷慢聊。”
齐铁嘴眼镜瞪着和铜铃一般大,”二爷,二爷,您这就走了?”
二爷笑的温和,便是转身就走,九爷一脸的无奈,拍了拍八爷的肩膀:“天色不早了”
齐铁嘴一脸懵比,天色不早了?老九什么意思?
“诶诶,你们都是什么意思啊。佛爷,您瞧瞧,您瞧瞧。这一个两个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不过是刚来他们就急着走,摆明着不愿说。还是佛爷您好呀,快跟我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齐铁嘴也不客气,拿着过盘里放着的苹果,一屁股坐在了佛爷边上。
佛爷微微挑眉:“明天我们打算下个斗。”
齐铁嘴刚想把苹果放嘴里,听到佛爷的话便是一个激灵,把果子放回到桌上:“佛爷!您怎么说风就是雨啊。忽然间就说要倒斗也不给人一点准备。这么急,难道和日本人有关?佛爷,您是知道的,我只是一个穷算命的,倒斗这样的技术活我也帮不上忙啊。”
佛爷说到:“八爷,你有才,不必过谦。这次日本人想动的是那个先秦古墓。”
八爷又是一惊:”那个龙头山下的墓?!还真被这帮子小兔崽子找到了?这也太有本事了。当年祖师爷可是折了一条腿才算得这墓穴的位置,并告诫小辈说这个斗碰不得,如今这日本人也找得到这个墓穴实在是奇了啊。”
佛爷说:“他们只是造铁路误打误撞撞上了这古墓的边角。”
齐铁嘴说到:“撞上边角也玄啊。我记得了祖师爷曾说过,这个墓,估计是那吴氏长沙王的私生女的墓地。这个长沙王年轻的时候为救妻子与程王于玉山峰上厮杀,最后与程王双双坠崖,其妻在崖边枯坐三日,却不想在第三天的晚上,长沙王从天而降,身边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儿。长沙王告诉妻子他误入仙境五十多载,本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妻子,便有了那么一个孩子,却不想现世只过了三天,也真如黄粱一梦般。而唯一能证明这黄粱一梦存在也就是这个长沙王的私生女。佛爷,要不我帮你算一卦?”
齐铁嘴说着拿出了一枚铜钱,放在手心摇了两下然后朝着半空一抛,没想到佛爷竟然伸手一抓便将那半空的铜钱截了。
两人本就同坐在一张沙发上,佛爷一转身两人间的距离也堪堪只有一枚铜钱,齐铁嘴见佛爷一张放大的脸,心便是狂跳不止,下意识向后一缩,却见佛爷抓着铜钱向着耳边一放,然后单手撑着沙发靠背,向着齐铁嘴这边靠了过去,在齐铁嘴耳边说道:“这个铜钱告诉我,这个斗你必须去。”
齐铁嘴都能感受到佛爷呼气的气息吐在自己的脖子上,这小心脏吓得都快骤停了,“佛爷,你就饶了我吧。这斗我下还不行么。”
佛爷将铜钱摁在了齐铁嘴的额头上那么一点,齐铁嘴整个就倒在了沙发里,随后佛爷满意一笑,站了起来。说到:“八爷今天就住这儿了,明早一起出发。”
齐铁嘴摸着自己额头上凉凉的铜钱,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理念着:”祖师爷,我对不起您啊。”


(2)


评论(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