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2)

第二章

话说那齐铁嘴在佛爷府上住了也就半个晚上,天蒙蒙亮就被佛爷拉扯了起来上了路。

“佛爷,也就您精力旺盛,昨晚这么折腾今天还起得来。”齐铁嘴趴在张大佛爷的背上双眼朦胧,哈欠连篇。
“坐好了”佛爷骑着摩托一个急转弯,瞬间的失去重心让齐铁嘴吓得一下子紧紧抱住了佛爷的腰。
“佛爷,做您的车还真是折寿啊……呜”齐铁嘴话还没说完,张启山胯下的摩托又飞出了一个小斜坡,颠的齐铁嘴直接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清醒了没?”
“佛爷!”齐铁嘴搂着张启山,恨的牙痒痒,直想冲着自己眼前宽厚的肩膀一口咬下去。
到了西郊,陈皮阿四正扶着一蹶不振的二爷在车边等着。原是二月红晕车晕的厉害,仅是九爷家到西郊这点路便把他折腾的够呛。
齐铁嘴看到有比自己更惨的人,便是安心了许多。
九爷从车上下来,对着佛爷说到:“佛爷,二爷我帮你已经送来了,你们就随着我送货的车队出城。”
佛爷微颔首,说到:“谢谢九爷了。”
齐铁嘴在一旁,右手握拳轻轻敲在左手摊开的掌心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到:“还是九爷想的周到啊,如今长沙到处都是日本人耳目,用送货的车队作掩护,在关口也方便。”
九爷点点头,说到:“那么就委屈佛爷,八爷和……”
九爷一脸怜惜的向着二月红的方向望去,二月红一脸菜色,看到九爷的脸后又转过身“呕……”
佛爷拍了拍九爷的肩膀:“二爷这点路程应该是能撑过去。”随后便是大步走到二月红身边。
“二爷准备好了么?”佛爷一脸正经。
齐铁嘴心里默默为二月红默哀,二月红认命一般的点了点头,抓着陈皮的手握得更紧了。
随后便是手起掌落,二月红晕在了陈皮的怀里。
陈皮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佛爷,随后冷哼了一声将二月红扛在肩上,送上了货车。
另一边齐铁嘴已经自个儿找了一个货箱坐下冲着佛爷傻笑,说到:“佛爷,你也快上来啊。”
有了九爷的掩护,佛爷一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长沙城。
进了龙头镇,张启山开了九爷的车带着八爷,二爷和陈皮阿四一同上山,而九爷则留在龙头镇处理生意上的事情。
半路上二月红又醒了一次,陈皮见二月红有动静便自作主张又在二月红的后颈上敲了一下。坐在前边的齐铁嘴邪笑着的向后座看去,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陈皮老脸一红。
“老八坐好。”佛爷话音刚落,车子便在崎岖的山路上狂飙了起来。龙头山接下来的山路极为凶险,车道往往只比车身还略窄一些,外侧的轮胎基本一般都是腾空的,而窗外就是万丈悬崖,齐铁嘴转过头说:“这不有佛爷在,我安心啊啊啊啊!佛爷前面快没有路了啊!”
“所以我叫你坐好了!”
张启山踩足了油门,只见前边本就窄的山路像是被落石击中过一般愣是少了一大块。那路最窄的地方竟然只比巴掌大那么一点。
“啊啊啊啊!”齐铁嘴不顾形象的大叫了起来,后边的陈皮抓着二月红也憋着一口气。
车子一侧轮胎擦着山坡竟是一点点向上斜着,张启山打足了方向盘,借着坡道向上的惯性将车子带了出去,斜斜越过了那个断崖,重重落在了地上,随后的路便是又顺畅了起来。
“上龙头山的大陆可能都有日本人把手,所以我们这次只能走小路。”佛爷说道。
“佛爷,我的张大佛爷哟,您还叫这个是路?早知道是这样的路我就不和您来了。斗都还没下,命就吓没了半条。实在是凶险,果然祖师爷的话没有错,这个斗啊,碰不得。”
“八爷,你知道的。我不信这个。”
八爷心里有苦说不出,默默嘟囔:“你既然不信这个,带着我干嘛啊”
“指路。”



(3)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