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3)

第三章

佛爷说指路,那齐铁嘴还真正儿八经的寻起路来。
齐铁嘴拿着罗盘,嘴里念着:“天辅木星,字子卿,居四巽宫。按照卦象上的来看,墓穴的入口就该在那边的奇石之下。”
齐铁嘴说完推了一下眼镜,小声在佛爷耳边说道:“佛爷,我看我们还是走吧,那里可是大凶啊。”
佛爷却没管那么多“我就喜欢大凶。”
另一边二月红也揉着脖子跟着佛爷走了过去“既然都到这里,斗是一定要下的。”
陈皮看了一眼齐铁嘴也跟了上去,对齐铁嘴说到:“你要是觉得不妥就回去,反正跟着也累赘。”
二月红呵斥道:“陈皮,住嘴。”随后抱歉的看向齐铁嘴“陈皮还小,希望八爷不要计较。”
齐铁嘴哼了一声,“二爷这是哪里的话。不过有一说一,我齐铁嘴是最不愿参与这样的事情的,若不是佛爷求我来,我是万万不会来的。”
二月红笑了笑,“但八爷你最后不还是来了。”
齐铁嘴看了一眼远处的张启山,淡淡说道:“不跟来还是不放心啊。”
二月红拍了一下八爷的背,笑着说道:“我们走吧。”
陈皮看着师父和齐铁嘴一副亲热样子分外眼红。双唇紧闭着。
一行四人不多久就在那奇石的罅隙中发现了一尊青石古碑,齐铁嘴一见,眼睛便是瞪得比铜铃还大些。
“佛爷!”齐铁嘴一下子窜到了张启山前面,“这个古碑放的位置邪乎,你看啊,这碑面朝天放置,如今晌午却没有一丝阳光落在石碑上。石碑虽然已经有些破损,但是从大概形状来看应该是一个八卦的样子。如果我没猜错,这个就是墓道的入口。我记得祖师爷有交代过,交之乾坤,起巽弄兑,惊奇遁甲,九死一生。”
“陈皮,你去那边的坚硬的盐碱地看看。”二爷吩咐道。
陈皮走了过去,果然在盐碱地的裂缝中发现了一个类似按钮的东西。
“师父,这里有个按钮!”说罢陈皮便伸手摁了下去。
“不对,不应该啊。”齐铁嘴喃喃自语,然后看向一边的佛爷,佛爷像是忽然感知到了什么。叫道:“陈皮,住手。”
然而陈皮已经将那个按钮推到了最深处。
霎时间齐铁嘴脚下的土地龟裂了开来,那个古碑自顾自的转动了起来。随之转动的还有周围的一圈奇石。
“起巽风动。不好,啊啊啊!”还未等齐铁嘴来得及细想,脚下龟裂的土地竟然瞬间崩塌了,齐铁嘴只觉得,脚下一空,然后手就被佛爷抓在手心中。
但是佛爷所在的地方情况也不好,地表还在移动,佛爷本就斜斜的攀附在不规则移动的奇石上边,若是自己一人当然是能脱身的,但是现如今还带着一个齐铁嘴。
张启山手腕一使劲便将齐铁嘴甩在了肩头,然后右脚一蹬,抓住了前方一个向右移动的巨石。本想借力向上却不想就在自己身侧的岩石间又生出了一根石柱。
“啊啊啊,佛爷!”齐铁嘴感觉那根石柱直直冲着自己袭来,却不想忽然自己腹下一轻,竟是电光火石之间佛爷松了攀附在岩石上的手,将齐铁嘴抱在了怀中。齐铁嘴看着那石柱擦过了张启山的左肩,张启山闷哼了一声,然后从身侧抽出了一把匕首,狠狠插在了岩石上。
岩石和匕首猛烈摩擦着减缓了齐铁嘴和张启山下落的速度,随后张启山猛得卷起了身体,腹部一用力,抽出了卡在岩石上的匕首,窜入了一个甬道。
齐铁嘴是被二月红的声音唤醒的。原是地面发生崩塌的时候二月红也掉了下来,借着自己的轻功,二爷虽然没有逃出洞口但也不至于那么狼狈,稳稳落在了齐铁嘴所在的甬道处。而陈皮后来也攀着绳索进了墓道。
“八爷,你醒了。”
“佛爷!”齐铁嘴一醒来便抓着二月红的手询问佛爷的状况。
“佛爷早醒了,只是受伤不轻。”二月红微微皱眉。
齐铁嘴转头看见佛爷正所在石洞的一边休息,身上的皮衣被擦破了许多处,手上已经是绑好了绷带。
齐铁嘴踉跄地起身,跪在佛爷面前问道:“佛爷,你没事吧。”
张启山打量着四周的岩壁,说到:“没事。”然后低头一看,齐铁嘴正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
张启山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便是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没事啦,老八,我们走吧。”
随后一手拉起了跪在地上的八爷。


(4)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