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4)


(外话:八爷骑着粽子带着佛爷的画面实在太诱人///-///)
一行四人沿着俑洞向着墓穴深处走去。
齐铁嘴小心的靠在佛爷的身后,拿着风灯。嘴里嘟囔着:“我就知道这里大凶,大凶。现在好了,我其家三代单传,到我这里看来是要绝后了。”
齐铁嘴越想越伤心,却不想跟前的佛爷忽然停了下来;“不对劲。”
齐铁嘴说到:“怎么了,佛爷?”
二月红双眼一闭,言道:“风向不对。”
佛爷说:“正是。这里的风向忽然乱了起来,从我们进来到这里甬道都没有岔路,照理风向应该朝着一个方向。”
佛爷从齐铁嘴手中拿过风灯,蹲下,看了看地上的土,然后将洛阳铲插入了泥土中,随后用手取了些,仔细闻了泥土的味道。
二月红说:“陈皮,好好学着。”
佛爷说:“我们估计现在正走到别人挖的盗洞里,而这土的下面”
佛爷说到一半将洛阳铲狠狠的插入了土壤中,随后顺时针方向用力一扭,一拔,不过一个拳头大的坑,周遭的土壤却不住的向着坑内涌。
齐铁嘴探头一瞧:“是墓室!”
佛爷等着那坑边上的土不再动了,之后又用铲子扒拉了两下,随后站了起来,说:“不错。正是墓室。”
齐铁嘴看着佛爷两眼直放光:“还是佛爷您机智啊,要是我们就冒冒失失的踩上去,这里土地那么松软,指不定就一下子掉了下去。万一碰上什么千年大粽子还不直接被扒层皮。”
齐铁嘴说着,忽然发现脚腕上一个湿乎乎,粘嗒嗒的东西正用力的抓着自己,然后齐铁嘴下意识的抓住了佛爷的手臂。
“佛爷……这洞里是不是爬出了什么东西啊……”齐铁嘴一脸菜色,凭借自己多年下斗的经验和与生俱来的仇恨值,齐铁嘴不用看都能够估计到自己恐怕又得到粽子老爷的垂怜了。
佛爷拍了拍齐铁嘴的肩膀,笑了笑:“老八,你还是那么招鬼喜欢。”随后一挑眉朝着二月红说到:“二爷,我觉得我们可以省些力气挖洞了。”
齐铁嘴像是一下子知道了什么,本来吓得发白的脸竟然一下子变黑了。
二月红一个健步向前,手中铁蛋子已经备好,冲着陈皮说到:“九爪勾准备了。我们要下洞了。”
随后佛爷一拳打在了地上,那抓住齐铁嘴的粽子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一下子破土而出,抓住了齐铁嘴的大腿,然后齐铁嘴便靠着这个来自粽子的不可抗力急速下坠。
“啊!佛爷,您坑我啊!”齐铁嘴大叫,却不想一个温暖的臂膀抱住了自己。
“老八,有我在,必护你安全。”
说罢,张启山双腿环住了齐铁嘴的腰,之后背手抽出了背在身上的两把匕首。然后眨了眨眼
“毕竟,由粽子领路走的快些啊。”
只见那拉住齐铁嘴的粽子身边竟然都是爬满了粽子。他们趴在墓室的峭壁上像是壁虎般用四肢爬行,裹尸布缠绕的肉身竟然还保持一定的新鲜度,肉都还是血红的。
张启山是艺高人胆大,双腿夹着齐铁嘴的腰,手上的匕首就没停下,刀刀见肉,把那些前赴后继涌来的粽子劈的掉了脑袋。说来奇怪,那些粽子虽然没有眼珠,但是掉了脑袋之后便也失了方向,只能像是无头苍蝇般的乱转。
那二月红也攀着陈皮下了斗,一手七颗铁蛋子齐发,那些冲着他们扑来的粽子便是连二月红衣角都没有碰上便被打散了形状。
而那陈皮虽说是第一次下斗也没被这写个活蹦乱跳的大粽子吓着,一手搂着二月红,一手操纵着手上的九爪勾,竟是没有一会儿就追上了被那粽子抱着,倒掉在天花板的佛八组合。
二月红见着好笑:“哟,佛爷,姿势不错哦。”
张启山是一手抹了那不要命般冲上来的粽子的脖子,一边笑着答道:“就是委屈老八了。”
可怜那八爷,一边被粽子抱着,一边被佛爷夹着,大脑充血,两眼昏花。
“他娘的,就算是兔子被逼急了也要咬人啊。”
齐铁嘴在心里暗骂,便是反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张黄符冲着抱着自己的粽子的脑门上就是一拍,嘴里念叨:“吉凶在卜,天蓬下定”
随后那只抱着齐铁嘴的粽子竟然就愣住了。
愣就愣了,可是地心引力还在作用呢。
张启山齐铁嘴和那只粽子齐齐失重,张启山一下子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立马收了匕首将齐铁嘴护在了怀里,谁想这算命的竟然这时候一点都不慌张,反而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到:“佛爷,您不是要我指路么,我这就给您指路。”
佛爷那是一瞬间便知道了那八爷的意思,腰上一个用力便和那粽子颠了个个儿,跨坐在了粽子背上,而就在那时,齐铁嘴一手抓住了那粽子身上的裹尸布。
“破。”
齐铁嘴大喊,那粽子便是一下子得了魂魄似的,佝偻起了脊背,然后“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二月红看着心惊,那陈皮更是吓得差点惊叫出声却见一整烟雾之后,八爷跟个没事人似的骑着个粽子,带着个佛爷威风凛凛的向着古墓深处前进。




(5)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