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5)

#小车开起来,粽子震起来【划掉】#

话说那小算命的骑着粽子带着他家佛爷一路高歌猛进,只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墓室的大门口。
齐铁嘴口念了一个“破”,那粽子额头的黄符便自燃了,连着那粽子也灰飞烟灭了。
佛爷站在一边收了刀,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的墓室大门。
此墓门高约三十五丈,从近处看分外壮观,墓门周身被交错的沟渠围绕,东西两方向各放了石狮两座,口含一巴掌大的夜明珠,目光炯炯直视前方。
齐铁嘴推了推眼镜:“佛爷您瞧这门的雕饰,我们算是来对地方了。你看这墓门顶上的凤凰,那神气的样子绝不是普通人家能用的图样。再看那凤凰眼,啧啧啧,这可是一颗上好的南红啊。”
二月红望了一眼墓门,冲着陈皮问道:“看出什么了?”
陈皮仔细一瞧,说到:“这周边的沟渠像是古代的护城河一般,估计是机关。两边的石狮子口中的夜明珠和那南红珠子形成的……”
齐铁嘴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没错啦,就是幻阵。佛爷,你可要小心啊,这种幻阵一般只对心中执念深的人起作用。你可千万不可多看,佛爷?”
然而佛爷站在齐铁嘴的身边已经魔楞住了。
佛爷只觉得眼圈的图腾一圈一圈绕着自己,然后忽然双眼一亮,那八爷便站在了图腾的最中心。
说也奇怪,八爷似乎不像平常。
“佛爷,您快来啊。”八爷在墓室里冲自己招了招手。
“老八?”
“是我呀”齐铁嘴抓住了佛爷半伸出的手“佛爷怎么跟个木头人似的。佛爷,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好热啊。”
张启山被那齐铁嘴这么一说,果然觉得周身燥热无比,特别是被那齐铁嘴牵住的手,更是像火烧一般。
那齐铁嘴本就生的秀气,唇红齿白,肤白甚雪的,现在更是见的惹人怜爱。
张启山不由得注意了八爷的嘴,那张樱桃小嘴火红半开半闭,仔细看,唇上还亮晶晶的。
“佛……爷……”齐铁嘴娇嗔般的喊了一句。
张启山只觉得心里,身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爬过一般。虽是一片火热,身体僵硬到都不敢动弹。
“佛爷,您,不喜欢我么?”齐铁嘴戴帽眼镜后边是一双写满是委屈的眼睛,他微微低头,用手摘下了眼镜,然后贴到了佛爷的胸膛上。
“老八?”张启山觉得自己就算是碰上了千年大粽子也没有像现在那么怂过。全身上下愣是紧张的动都不敢动。
“佛爷,我好热。”齐铁嘴一言不合便开始扯自己的衣襟,玫红色的长袍下肌肤已经变得有些粉红,喉结顺着呼吸上下滚动。
“老八!”张启山一把抓住了齐铁嘴的手腕。“你醒醒”
张启山都快要崩溃了,齐铁嘴炽热的呼吸就吐在自己的耳边,那双手更是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乱摸。
“佛爷。”齐铁嘴眼中含着泪水,“帮帮我……”
话音未落,齐铁嘴便一下子全身瘫软了下来,张启山下意识的将齐铁嘴搂在了怀中。
“佛爷。”齐铁嘴一声声喊着,手就搭在张启山的脸颊上。
张启山情难自禁,一点点靠向了怀中的那双唇。
“佛爷!”张启山的眼神还有些恍惚,眼前齐铁嘴的脸倒是看得真切。
时间回到十秒钟前
话说那齐铁嘴见张启山愣住了便知他已经中了幻术,便当即拿出一张皇符,一瓶观音水,口念道文,将那水朝着佛爷脸上一撒,佛爷便是一脸迷茫的醒了过来。
齐铁嘴施法的时候本就靠那张启山近,而那张启山半晕半醒之际也分不清那个是幻境哪个是现实,就下意识的想要去亲那齐铁嘴。
齐铁嘴只来得及说了一声佛爷就被张启山一口亲成了齐闭嘴,那是一双手都不知道摆在那里好,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本来吻着齐铁嘴的佛爷看着八爷的表情忽然发现了什么不对,然后淡定的松开了。
“是你啊。”张大佛爷的声音有些沙哑。
齐铁嘴气不打一处来,初吻都献出去了,竟然就换了一句不咸不淡的“是你啊”,诶你个张大佛爷,不是我你还想是谁啊!
齐铁嘴心里那么想,出口却成了结巴“你你你……”
“这不中了邪么。”
“我这风华绝代的三好青年就这样被你玷污了”
齐铁嘴一遍夸张的演着,一边努力平复自己想要胖揍眼前那个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佛爷的心绪。
岂知那张启山虽然表面一如往常,内心已是翻江倒海。若是说幻境里的情欲是假,那为什么清醒之后,只是亲了一下八爷自己就有了感觉。难不成真的是时候要找个女人了?
另一边被喂了一嘴狗粮的二月红和陈皮石化。
二月红清了清喉咙,说到:“陈皮,我们继续来研究这个墓啊,这个墓。嗯”

(6)



评论(7)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