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6)


#完了,不知道该把二爷许配给四爷还是九爷##说好的all八给一八吃了#

话说那张启山自从亲了齐铁嘴之后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盗墓小分队在认真研究破解这墓门的机关的时候,我们佛爷在那里研究齐铁嘴的身段。
齐铁嘴见佛爷皱着眉在一旁沉默不语便凑了过去:“佛爷,怎么了。想到了什么?”
张启山这才回过神来。随口说到:“硬闯。”
齐铁嘴一听,眼镜瞪得滚圆:“佛爷。这个墓可不是闹着玩的,里面可是大凶。”
张启山笑了笑:“我就喜欢大凶。”
另一边二月红也说到:“佛爷说的对。现在我们这样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时间一长还会被这墓门上的图腾迷了心智。倒不如先闯闯。”
陈皮也跟着说:“倒斗,吓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张启山说:“老八,别担心,我会护你周全。”
齐铁嘴记得,之前张启山说完这句话,就让自己当了粽子的人肉电钻,当即心下一哆嗦。
张启山给二月红使了一个眼色,二月红手中的铁蛋子便备上了。
张启山从背后抽出匕首,闭着眼便向着墓门冲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张启山虽然没学到张家探穴的本事,但是却天生对那机关暗器有的非同寻常的领悟。着旁人说来便是整个张大佛爷的感觉极准。
只见那张启山,也不走直线,而是沿着类似之字的路线听着二月红也不时洒出一些铁蛋子的声响向前。
两人联手,竟然也让那张启山闭着眼走到了门前没触发一点机关。
齐铁嘴也不闲着,用这伏羲八卦推算这墓门,就在张启山来到墓门下面的时候,齐铁嘴算到了。
“佛爷,捋凤尾!”
二月红将铁蛋子打在了凤尾的地方,张启山便循声一捋。
张启山听到无数齿轮转动的声音,还有别的。
再说另一边,那谢九爷刚到那龙头镇的商会竟然就碰见了一个外国人。
那外国人在商行提点了些货物便带着三卡车军需上了山。
谢九爷心里大感不妙,问了伙计:“这外国人是谁?”
那伙计说到:“九爷,这外国人好像叫做裘德考,刚来的中国。好像说要在龙头山上修路,最近一直在镇里转悠。”
谢九爷问道:“修路?取得是哪里的货?”
伙计说:“好像是日本商会的。”
谢九爷一下子脑仁都疼了起来,二月红还在那山上呢。
谢九爷当下让伙计做了手脚,用自己的货换走了裘德考的一批货。
“看来是要会会这个外国人了。”谢九爷吩咐了一个得力伙计混进了裘德考的送货车队,自己也乔装打扮了下,寻了一辆车远远跟着裘德考的队伍上了山。
而在墓道里的张启山一行人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只是眼前的景象饶是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土夫子也吓了一跳。
若说这是一个先秦的墓穴的话,这个墓穴也奢靡的太不不像话了。
原那墓室门后是一大片青金石雕饰的墓室,满目的青金给人一种直视夜空的错觉,而墓室的地面由一层薄薄的云母覆盖着,在云母层的下面充斥着大量的水银。
齐铁嘴猜想,若不是刚刚张启山走的小心,若触发了机关,这些水银就会从墓门周边的沟渠里流出来。
张启山知道这云母不耐重,一时间竟然是开了墓门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只有那二月红说到:“跟着我沿着边角走。”
那二月红刚是说完,便轻巧的落在了云母上。
那二月红走的巧妙,不一会儿盗墓小分队就走出了云母层。但在云母层的后面又是八个墓室。
齐铁嘴说到:“佛爷,你看这八个墓室就应是对应着奇门遁甲中的八门了。三吉三凶两平。再看这里的雕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放了一只神兽镇守,虽说是以凤凰为门,到这里火凤又只成了一个元素,加上……”
张启山看那张小嘴开开合合的,口中有些干燥语气便有些重了:“说重点。”
齐铁嘴吓得缩了缩脖子,说到:“佛爷,您别急啊,我这不要说了嘛。加上门口的青金墓室,我觉得,这里是个帝王墓。”
陈皮觉得这齐铁嘴分外啰嗦,只不客气的说:“算命的,我只想知道我们该走哪个门。”
齐铁嘴见陈皮凶自己,一下子拉住了张启山的胳膊,却不想这张启山竟然躲开了。
齐铁嘴心里委屈,只好转身,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二爷。二月红无奈的笑了笑,揉了揉齐铁嘴的头,说到:“八爷莫怪,是陈皮的不是。”
齐铁嘴听了心里满是感动,伸手就要抱了二爷,却在这时一阵天摇地动。

(7)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