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7)

#所有歪国人都是自动中文十级#

#齐·天机不可泄露·扮猪吃老虎·八爷#

裘德考在龙头山已经忙了有一个多月,山上大大小小炸了不少的坑。除了最初那修路时候炸出的一条墓道,裘德考是什么也没摸到。

裘德考曾派人探探那条神秘莫测的墓道却没想到派下去的人,无论是工人,士兵还是土夫子都是有去无回。陆陆续续也损失了百号来人却什么眉目也没有。

裘德考没了法子只好寻了日本人帮忙,日本商会听说了这个墓表现了莫大的兴趣,随即派了本国最好的阴阳师秋田次郎来协助裘德考定穴,美其名曰考古。

按照那阴阳师的法子,今天运上山的该是最后一批炸药,如果没有出差错的话,这一炸应该直接炸在了主墓室的正上方。

裘德考看着龙头山的图纸,嘴边挂着一抹邪笑。

“报告,长官。有一批货物出了差错。”

忽然一个士兵冲进了营帐。裘德考说:“出了差错?什么差错。”

“报告长官,本来应该是装运炸药的车上装的是一车布料。”

“布料?一定是中国人在点货的时候搞错了。”

只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站在裘德考的边上,黑色长发高高竖起,凤眼柳眉,唇红似血,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他将手中一把素面纸扇一开,说到:“少了一车也没事,换一个阵法盗洞照样可以打,就是要损失点人手了。”

裘德考点头,说道:“秋田先生,那就一切指望您了。”

另一边谢九爷远远在车上观察日本人的动静。却不想日本人发现了炸药被掉包也没停下动作。谢九爷看到一个好像道士的女人正在指挥炸药的布置。

谢九爷自言自语道:“这样可不妙,只能将计就计了。小黄,去寻一套军服,我们混进去。”

谢九爷临走之际还不忘给自己来一针吗啡。

一切准备就绪,谢九爷低着头跟着自己几个心腹便混入了日本人的队伍。

令谢九爷吃惊的是,这个当指挥的日本人本事还不小,竟是用炸药做了一个伏羲阵出来。

“长官,一切准本就绪。”

裘德考看了一眼秋田次郎,秋田次郎嘴角一勾。

“炸。”裘德考一点头,士兵便点燃了手中的导火线。

这一炸动静可不小,那时正好站在炸药正下方的张启山一行人只听一身巨响,之后天摇地晃。那在墓道中的云母被炸药震得粉碎,瞬间银白色的水银从地面涌了出来,更不要提那蒸发进入空气中的那些。

张启山一个健步窜到齐铁嘴身边,提着齐铁嘴的后襟,想也没想就钻进了靠自己进的那个墓道。而二月红听到那声巨响之后,第一时间便是回头去找陈皮,却不想,刚一转头便看到陈皮头上一块巨石眼看就要砸了下来,二月红一个前扑,肩膀撞在陈皮的腹部,将陈皮撞进了墓道中。

陈皮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一抹红衣冲进了自己怀里,接着天崩地裂,墓室的上方的青石板轰然落下。

“师父!”

陈皮喊的撕心,声音却被青石板永远的封在了墓道里面。

说也亏得墓室被炸塌,落下的碎石恰好封住了张启山和陈皮所在的墓道有毒气体才不至于朝着墓室里扩散。

齐铁嘴被这动静吓的都蒙了,双手抓着张启山的领口愣是不松开。一头埋在张启山的怀里。

“老八”张启山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然后晃了晃齐铁嘴。

谁知道那齐铁嘴竟然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只是埋在张启山的胸口听着自己粗重呼吸和张启山有力的心跳。

“老八!”张启山大吼了一声,齐铁嘴才如梦初醒般一个哆嗦,抬起了脑袋。

只见那齐铁嘴眼角有点发红,看了张启山一眼之后便一个熊抱抱住了张启山:“佛爷,我的佛爷哟。我还以为要死了呢,我就说这里大凶,大凶么。佛爷……”

张启山几乎感觉齐铁嘴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往自己身上蹭了,嫌弃的推开了抓着自己的齐铁嘴。

“好了。也不知道现在二爷和陈皮怎么样。”

齐铁嘴暗自咬了一下下唇,说到:“二爷和陈皮轻功那么好,一定没事的。但是,佛爷,我们选的这条路,邪。”

张启山一笑,说:“我倒不信有什么可以邪的过我张启山的。”

齐铁嘴一撇嘴,说:“我怎么就上了您的贼船了。”

张启山一把拉起齐铁嘴,说:”走吧。”

齐铁嘴看着张启山的背影,原本哭丧的脸一瞬间竟然变的严肃了起来,他转身摸着石墙,口中喃喃自语:“二爷,我只能这样帮你了。对不起。”

随后便又是一脸衰样拿着自己的布袋跟上了张启山,口中说道:“佛爷,您等等我啊。”

另一边,裘德考万万没想到这墓室之下有如此大量的水银,就这么一会儿不少士兵都出现了呕吐的症状,更有不少直接口吐白沫见了阎王。

秋田次郎似乎是早有准备,吩咐了手下人拿了防毒面具给了裘德考。

谢九爷也寻了一个防毒面具带上,却见一个口吐白沫的工人抓着一个士兵的手,哀求道:“军爷,求您可怜可怜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死了……”

解九爷转过头不想再看下去,拿着猎枪便和秋田次郎裘德考一行人下了墓道。

盗墓幽深,裘德考一边前进一边让士兵搬走地上的碎石,谢九爷也混在其中。却不想在搬动碎石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段红衣碎片,碎片的旁边一滩鲜血赫然在目。

解九爷心下一紧,用脚将灰尘盖住了血迹,将那匹布塞在了袖子里。

 

 

(8)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