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10)

齐铁嘴熬过了属于张启山的噩梦就开始做起自己的美梦来。刚刚梦见一大碗热腾腾的莲藕猪脚汤放在自己面前,那猪脚竟然就从碗里跳了出来,四只蹄子在地上跑的可欢实了。齐铁嘴心里那是一个急啊,眼睛猛地一下就睁开了,额角还挂着汗珠。

齐铁嘴这不睁眼倒好,一睁眼就看到张启山一张放大的脸。

欸呦喂,佛爷我知道你好看,你可不必离我这么近,叫我怎么办啊。

齐铁嘴漏跳一拍的小心脏在看到自己衣不附体的躺在同样衣不附体的佛爷怀里的时候彻底罢工了。

那张启山好不容易盼到齐铁嘴醒了过来,却不想这小子一眨眼的功夫又晕了过去

“老八。”

齐铁嘴迷迷糊糊的听到张启山在叫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眼,眼前还是张启山那非常具有视觉冲击性的奇穷纹身。

齐铁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力一推,一溜烟从张启山的怀里钻了出来,将脱在腰间的大褂穿在身上。

穿上衣服的齐铁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回头,脸红的跟个煮大虾一样。他眼睛飘来飘去,就指望着张启山说点什么,可身后的张大佛爷愣是一言不发。

齐铁嘴看看天,看看地,然后忽然想到自己会算命啊,就开始掰起手指头来。

张启山看着忽然站起来的齐铁嘴,紧紧握着的拳头总算松开了。

他闭起了双眼,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便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来。

齐铁嘴一边算着,一边听到了张启山穿衣服的声音。

总算穿起来了咯,我的祖宗。

齐铁嘴耍起了瞬间变脸的神技,一把抱住了张启山,哭唧唧地说:“佛爷,我还以为我们俩就要没命了啊。想我齐家三代单传,不能到我这里就绝后了啊。佛爷。”

张启山好不容易把齐铁嘴捂热了,却不想这个人好像是热过头了。张启山背上有伤,手上的伤口更是深怎么经得起这齐铁嘴又抱又跳的。

张启山咬着牙说道:“你再这样我就要没命了。”

齐铁嘴一愣,松开了佛爷,这才注意到张启山全身都是血,左手小指更是可怕的半耷拉着。

“佛爷,你的手!”

张启山看了一眼,随意用身边的布头将手指包扎了一下。

“没事了。”

齐铁嘴叹了口气,然后打量这个地下河,说到:“佛爷,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我们已经从古墓里出来了。”

张启山抬头看了,刚刚自己和老八从地下河掉出的地方。那是一个在十米多高的峭壁上的小洞,洞口几乎被流淌的水全数填满了,洞口之下还有许多尸骨,大概是以前的土夫子的骨骸。

“想要再进去是不可能的。我想刚刚的爆炸应该是日本人做的。”

“日本人?”

齐铁嘴像是吓了一跳的样子,说:”这都扯上了日本,准没什么好事。佛爷啊,我们这次也算是九死一生了,就走吧。我可不想再带着这个黑洞洞湿乎乎的地方了。阴气重的咯。”

张启山点头,说到:“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就不知道二爷他们怎么样。”

齐铁嘴说:“二爷……吉人自有天相……”

齐铁嘴这么说着的时候,解九爷总算背着二月红走出了甬道。却见这甬道的尽头竟然暗藏着一片竹海。

解九爷总算是见到了光亮,却不想低头一瞧,二月红还的变成了个“红”二爷,全身上下,除了脸是白的,其他都被血染了一个遍。

解九爷拖着只剩出气的二月红走进了竹林。

各色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直蜿蜒到了一个小小的草屋前。

解九爷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这里真是在墓了,眼前这些难道是幻想么?

但如今二爷伤势严重,也由不得他谢九犹豫。

解九爷将二月红放在了一边

“二爷,我去那屋里看看。你在这里等我。”

二月红显然已经晕死过去,做不出一点答复。

却说那解九爷独自进入了小屋,屋里,一个黑发绿瞳的女子坐在桌边。

桌上沏着一壶碧螺春裹挟着茶香。

解九爷间这阵势,扑通一身便双膝跪下,说:“在下九门解九爷,进入下洞只为救人,不想打扰到先人,望先人……”

女子没等他说完,说:“你喜欢他?”

“嗯?”

“我说你喜欢他?”

“我不知道先人在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喜欢他。这样吧,我看他也快死了。一命抵一命吧。”

解九爷几乎没有犹豫,“麻烦先人用我的命来……”

“呵,你的命。他喜欢你么?”

解九爷低头不言。

“那便不成了。我看他也生的漂亮,留在这里还有条命。我念你并没有恶意,就沿着竹林小路便可出去了。”

”先人,他喜欢我。”

“嗯?”

解九爷咬着牙,说:“他喜欢我。”

那姑娘像是看着什么天大的笑话的样子,说:“看看你的样子。你自己都不信。”

“他喜欢我,救他。”

忽然之间,竹林支离破碎,眼前的景象竟然变成了一片草坪,草坪之上,闪烁星空。

解九爷晃神间,那姑娘已经把二月红拥在了怀里。

那姑娘将手指放在了二月红的唇间,二月红的唇瞬间红润了起来。

“我是愿意救他的。他和他长得多像啊。”

那个姑娘说完,吻了一下昏睡中的二爷。

随后她将一个绿色的丹药渡入了二月红的唇。

“带着他走吧。”

解九爷没想到这个似乎是墓主人的姑娘竟然这样“仁慈”的就救了二爷,放了自己。

他看着这姑娘的眼睛,又不似是谎话。

“解九爷谢过先人。”

解九爷赶忙乘着这个眼前的姑娘还没改变心意之际将二月红扛在了肩上。

“沿着北极星的方向走。记住,是你说救他的。”

解九爷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出了洞。

解九爷从斗里出来的时候佛爷和八爷已经在外等着了,在他们身边,陈皮也已经等着了。见到二月红的时候,陈皮红了眼。

一行人坐着车回到了长沙城。

看似受伤最重的二月红没什么事,倒是齐铁嘴一回长沙便病倒了。

解九爷原本以为自己会犯什么毛病,却什么也没发生。日本方面据说秋田次郎一行人耗费重资却什么都没有探到,龙头山上的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解九爷再见二月红的时候是在三个月之后他的梨园。二月红怀中搂着一个姑娘,二爷称呼她是丫头,陈皮称呼她为师娘,但是解九爷却记得丫头长得并不是这样。

这个面孔解九爷是不会忘的。

那墓下的姑娘便是这样一张温和的面容。

#丫头出场了##下一章来说定魂丹,说起来这些都是六年前的事情,之后时间轴应该就到了尹新月出场#

(11)

评论(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