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副八】大王叫我来巡山(1)

#齐铁嘴是嫦娥的玉兔,俏副官是狐狸精#
#张启山是山大王#
#写着玩玩,小甜饼#


从前有个仙人叫嫦娥,嫦娥有只兔子叫玉兔。七夕时节,嫦娥和猪八戒私会去了,玉兔也得了机会下了凡间。仙人的兔子自然不同凡响,那是软软的耳朵一摇便变成了一个俊俏小哥儿。
小哥儿墨蓝色长衫,玳瑁圆眼镜,好不风流。
却说那小哥儿摇着折扇便是往那花街柳巷钻。
这玉兔常年伴着嫦娥,便是怎样漂亮的姑娘都入不了他的法眼。正是愁着,忽闻河畔传来阵阵琴声,玉兔早被那俗世的脂粉味弄得有些脑,听这琴声悠扬不由就动了心。
却见那伶人一身红衣坐于高台之上,衣阙翩飞,眸子里流光溢彩。
待那一曲奏罢,这玉兔便是脚踩着高台之下的围栏,运气登上了高台。
“美人,不知今夜可有幸一同赏灯。”
却见那伶人一笑,身上竟然泛出一股子妖气。
“嗯。”那伶人低头微微一笑,然后芊芊玉指便搭载了玉兔的手上。
“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齐铁嘴,敢问姑娘?”
“叫我张日山就好。”
齐铁嘴心里一慌,这哪里是姑娘家的名字。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便是一黑。
小兔子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自己有一天会栽在狐狸精的手里,还是一只公狐狸。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狐狸似乎对这兔子很是喜欢,连自个儿的虎皮大床也让小兔子睡了。
可小兔子不这么看,每天早上睁开眼发现自己我在狐狸白色的尾巴里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小小的圆尾巴直哆嗦。
那时候狐狸便一口叼住了小兔子,把他揣在自己怀里:“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怂呢,我张日山还没对谁那么好,你怎么就捂不热呢。”
小兔子红红的眼睛,黑色的鼻子扭了扭,说:“哎呦,您是狐狸,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您看那,我身上也没几两肉,你要想这养肥我那还需要些时日,我这样白吃白喝的反而是您亏了。我什么本事没有,但是算命可是一算一个准,要不我为您算算。”
小兔子说着便幻化成了人形,狐狸见这兔子有趣也幻成了人形,盘腿坐着看这小兔子能算出个什么小九九。
齐铁嘴从怀里拿出来了一个罗盘,然后指头一掰便说道:“张日山,你今天是不是要见什么大人物啊。这卦里说藏。就是说你要有什么宝贝今天可是要在这大人物面前藏好咯。”
张日山说:“你个小兔子一定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吧。今天张大佛爷确实要回山,但说有宝贝要我瞒着佛爷,我可是做不出。要知道我还有一个身份,叫张副官。”
齐铁嘴抱拳一笑:“嘿嘿,得罪得罪了。这张副官的名字可比张日山好听多了。不过我说你,总是把我关在这里倒是为什么啊。”
张日山:“我见你好看就绑回来,这个答案怎么样?”
齐铁嘴看眼前狐狸媚眼如丝,立马哭丧起脸来了:“您倒是逗我啊,我再怎么好看能有你们这些狐狸精漂亮。”
张日山趴在齐铁嘴身上,看他一幅苦恼的样子甚是可爱,却见他忽然瞪圆了眼睛。
“嘿。我知道了。问题一定出在我的眼镜上。”
小兔子把一把摘下自己的眼镜,伸手就往狐狸脸上放。张副官趴着,就是不情愿也没得办法。
小兔子笑出了虎牙,说:“你看,很适合你啊。我就知道,你就是比我漂亮,带着眼镜真是好看。”
张副官活了几百多年,还是第一次觉得不好意思,立马翻身离了这兔子,把那玳瑁眼镜脱了,说:“说什么呢。”
齐铁嘴拍了拍肚子,说:“好了,我也饿了,赶紧吃早饭吧。我要是饿瘦了可就不好吃了哦。”
“吃吃吃,就知道吃。”张副官嘴里骂骂咧咧,转头便是了一个眼色给手下,一大盘早餐便被端了上来,那是有菜有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招待贵客的。
“嘿嘿嘿,张副官,我算是看出来了,一定是有求于我才任由我。”
张日山拿这小兔子没办法,说:“要不是佛爷吩咐,我何必那么大劲绑只兔子回来。”
“你们……这群……妖倒是胆大,知道我是玉兔还绑……不怕……不怕玉皇大帝得罪下来么!”齐铁嘴大口嚼着鸡腿。
“谁不知道玉兔村高产,现在说不定新的小兔子已经给嫦娥送去了,还差你一个。”
“诶,你这狐狸。”
张日山挑眉,“怎么了?再唧唧歪歪我就一口吃了你。”
齐铁嘴叼着鸡骨头嘟着嘴。
不就是本兔大爷比你聪明些么,哼。
什么副官,不还叫日山么,哼。
什么张大佛爷,又不是玉皇大帝,哼。
哼,哼,哼。


【一八/副八】大王叫我来巡山

(2)


评论(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