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副八】佛爷,您就饶了我吧(11)

#我都感觉自己要写出修罗场了怎么办啊#

却说那齐铁嘴一回到自己的营口便闭门谢客。就连张启山派了副官去请也被小满一副软硬不吃的样子给打发回来了。

张启山只当那齐铁嘴是在墓下伤了风,要好好休养,却不知这齐铁嘴的病另有蹊跷。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小满可为他家八爷道不值啊。

别人不知道这定魂丹,他小满可是知道的。

这定魂丹分为阴阳两丹,服用阳丹之人可免去心魔之苦只是因为这心魔全数转到了服用阴丹的人的体内。这服用阴丹的人必须心智强于常人,不然及其容易被心魔反噬,最后疯疯傻傻,不知世事。

这张大佛爷的心魔岂是一般人能受的,就算是八爷有祖师爷的铜镜护心那也是凶险万分的。

这次下墓,伤寒还是次要的,这损了心神才是大事。

小满怕八爷被梦魇给害了,所以每每八爷睡下了都守在八爷身旁。

张副官起先是奉佛爷之命探望八爷,被小满三番四次的打发走了,到后来到真的是自个儿担心了。

你不让我进去,我自己偷偷闯还不行么。

驴脾气上来的张副官下定决心是夜便潜入了齐铁嘴的宅子,却不想到了齐铁嘴的卧房看到的竟然是这番场景。

小满握着齐铁嘴的手,而齐铁嘴一脸惨白的咬着下唇,额上布满汗珠似是梦见了什么恐怖之事。

张副官也不管自己的夜潜私宅,便是一个箭步上前问道:“小满,你家八爷怎么了!”

小满一抬眼发现张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自己的身后着实被吓了一大跳,说:“欸,我说张副官你怎么自己闯进来了……八爷,八爷,药来了。”

八爷正被梦魇住了小满一时也管不了张副官,拿了侍女递来的药丸就放在八爷的舌底下。

八爷本来挣扎的厉害,含了药丸之后蹙紧的双眉便舒展了。

小满帮八爷捂好了被子,才转身对副官说:“张副官,这事儿本来八爷是不让我说的,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不好瞒着。八爷是为了救佛爷,把佛爷的心魔渡到了自己身上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这么大的事儿,八爷怎么不和佛爷说。”

小满说:“八爷的心思我这个下人怎么猜得到。八爷要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意义。你回去也别和佛爷说。”

“我怎么可以不和佛爷说,说不定佛爷能想到治病的法子啊。”

小满说:“八爷既然知道怎么渡心魔,自然也知道怎么除心魔。便是再休养几日就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几日八爷要受苦了。”

副官随着小满的目光眼神落在齐铁嘴身上,心里说不出的心疼。

“小满,既然八爷是为了佛爷受这苦,我也该为八爷做些什么。今天我守着八爷。”

小满这两天也因为八爷的事情给累坏了,有副官在他也放心,便说:“那么八爷就拜托副官了。”

副官只觉得这一夜过的甚是漫长。

明明最是能趋吉避凶的人。

齐铁嘴早上醒来的时候便看到张副官握着自己的手靠在椅子上休息。

他刚想起身,副官便张开了眼。

“八爷。”

张副官起身将齐铁嘴扶了起来。

“嘿,我就说这小满不靠谱,看看,竟然把你给放进来了。看来要好好教训一番了。”

“八爷,这事儿不怪小满,是我自己闯进来的。”

“是,张副官多有本事啊。我说你啊,这事儿不是佛爷的意思吧?”

“不是,是我自作主张进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记住,这事儿千万不能给佛爷说。这佛爷治理长沙已经有够多烦心事儿了,我就别瞎给他添堵了。这毛病也不碍事儿,最多小半个月就好了。而且,这佛爷的心魔,我想佛爷也不想别人知道。说到底,扯上张家人的事情都是麻烦事儿。张副官也是知道的。”

“八爷这心思……”

“只想当初佛爷舍身相救,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副官和齐铁嘴相视无言,最后还是齐铁嘴先开的口

“你这呆瓜,快把我扶起来,一早起来就和你说那么多都饿了。”

“诶,八爷。”

副官从八爷府上出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也不知道为什么,齐铁嘴一番话说得张日山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张日山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总之先帮着八爷瞒着佛爷吧。

副官这样想着回到了佛爷的府邸。

之后的日子里,副官白天帮着佛爷处理公务,到了夜深之时便往八爷府上跑。也亏得是张家人体力好,竟然这样过了小半个月也没事儿。

而齐铁嘴在副官和小满的照料下也好了大半,营口也重新开张了。

张启山一听闻齐铁嘴病好了便带着一堆滋补佳品上了齐府。

齐铁嘴看到佛爷也是满心欢心。

“佛爷哟,这次老八可是为你立下了汗马功劳了咯。您可是要表示表示啊。”

张启山看这齐铁嘴神色如常,只是身子消瘦了些,便放心了下来

“炖了莲藕猪脚汤给你带了。副官,你把带来的东西交给小满吧。”

“知道了,佛爷。”

“还是佛爷懂我。”

齐铁嘴看着佛爷拿出了个保温盒子眼睛便开始放光起来,待到佛爷帮他盛汤的时候齐铁嘴看的就差哈喇子向下掉了。

齐铁嘴伸手想要去拿碗,却不想张启山竟然拿着碗不放。

“猴急什么。”

张启山舀了一勺吹了吹然后送到了齐铁嘴的嘴边。

齐铁嘴笑得小虎牙都露出来了,说:“没想到我齐铁嘴也有这种待遇啊。”

齐铁嘴小嘴凑了上去嗞溜一口便把汤给喝了。

张启山看齐铁嘴这样,笑得宠溺。

“是呀,也就你老八能享受这待遇。”

齐铁嘴那时并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是他知道,他这个仙人独行的命如今却得如此多人守着着实三生有幸。

一晃便是六年。

那日清晨,齐铁嘴习惯性早起算一卦,却不想算到了惊变。

齐铁嘴看着窗外一片安详的长沙城,长叹一口气。

这长沙,是要变天啊。

 #连我自己都在脑补在门外看着佛爷喂汤的俏副官心里的草泥马了##心塞塞#

(12)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