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der

【一八/副八】大王叫我来巡山(3)

#俏算命的是玉兔,俏副官室狐狸,山大王是张启山##小甜饼#

传送门 (1)   (2)


话说这齐铁嘴知道了山大王捉他是来炼药的,一下子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幸好我齐铁嘴艺高人胆大呀,不怕艰难险阻毅然和这臭狐狸斗智斗勇,要不然这不早被这些个乡村野妖吃了去。

正当小兔子折服于自己的绝世才华之际,狐狸拿着新鲜的苹果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今天怎么那么高兴。”

“爷我今天就是逍遥,就是快活,怎么了?看不得爷自在啊。”

齐铁嘴说着拿了副官兜里的苹果就往嘴里塞,一边塞一边唏嘘感概:“我啊,就是操太多心了。你看,想想我这也算是风流人物,要真就这么被吃了,可不是你们这些四肢发达的不识货么。”

“你今天倒是很是厉害啊。”副官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说也奇怪,这狐狸只是表情变了一下,齐铁嘴竟然觉得眼前本来该是英武的男人一下子男女莫辨了起来。

“我还真是想要领教一下你的本事呢。”

张日山的手就像是蛇一般的攀上了齐铁嘴手上的苹果,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只是一个动作勾走了齐铁嘴手上的苹果也勾走了齐铁嘴的魂。

夭寿咯,这个狐狸精怎么就那么好看啊。

张日山看着齐铁嘴呆呆的表情,愉悦的咬了一口被兔子啃过的苹果。

齐铁嘴控制不了自己拉上了张日山的手,口中说着:“我怎么就吃你这一套呢。”

然后就当齐铁嘴要揽上了副官的腰的时候,张日山忽然收起了媚态,原本的黑瞳竟然变成了狐狸的金色眸子,以极其冰冷的声音说道:”所以,你只是一只兔子而已。”

夭寿咯,这个狐狸好可怕。

齐铁嘴被这么近距离放大的狐狸眼睛吓得一下子变成了原型,缩成一团,只留两只兔耳朵耷拉在地上瑟瑟发抖。

张日山觉得自己达到了效果便说:“好啦,只是开玩笑而已。”

小兔子没有反应,张日山蹲了下来,推了一下小兔子。

小兔子哭唧唧的瞪着自己。

张日山将那啃了两口的苹果还给了小兔子,说到:“是我不对啊。快吃吧。接下来炼药还全依仗兔大爷呢。”

小兔子一下子跳到了张日山的怀里,趴在和自己一般大的苹果上说到:“知道就好。”

这边张日山和小兔子的日子过得滋润,那边张启山和母老虎的日子可算是过的生不如死。

用张启山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我仿佛是死的。

这尹新月依着自己身份尊贵,又被佛爷“特殊”照顾便是自顾自的开始打理起邽山上的大小事务来。

什么松山上的吴老狗来求见,不见,佛爷需要时间午觉。

什么黑水的陆建勋求见,不见,这下巴能戳死人的猩猩看了辣眼睛。

什么枫山上的二月红来求见,不见。

狼妖管家为难的说到:“夫人,这个人不能不见啊。佛爷这次就是给二爷夫人来求药的。”

尹新月这才勉为其难的让管家去通知了张启山。

而张启山这几天清闲的砍光自己后山上所有的竹子。

话说那二月红带着夫人上了邽山,还没到佛爷的宅子就先被一个不认识的姑娘拦住了,当那姑娘说自己是二月红的夫人的时候二月红着实吃了一惊。

这个张启山会搞事情哦。

张启山从后山走到前厅,一进门便迎上了二月红倾佩的目光,二月红说:“恭喜佛爷,竟然娶得西斗星君的女儿,可喜可贺啊。”

张启山张开双臂,“亲热”的和二月红拥抱了一下,说:“二爷,你这话可不要乱说。西斗星君的女儿怎么是我高攀的起的。”

还好这二月红也是一上古神兽,寻常的妖精被张启山这么一拍估计早就吐血了。

“佛爷。”

二月红吃痛的叫了声,一边的丫头拉着尹新月的手说:“你看他们两个,关系总是那么好。尹小姐,我也没来过几次邽山,你倒是带我转转。”

尹新月在丫头的话里感受到了难得的女主人的味道,几乎是马上答应了下来,和佛爷知会了一声便拉着丫头走了。

张启山看尹新月一走,咬着牙二月红说到:“你倒是还笑,要不是为你求药,我能招来这么一个凶神。”

二月红说到:“你不就喜欢大凶么。”

张启山恨的牙痒痒,只说:“我怎么有你这样的朋友。”

二月红说:“我还好有你这样的朋友。”

张启山沉默了一下,从怀里拿出了三个玉盒。

“二爷,这是这次从星君那里得来的三味药材,如今我们只差一个司母戊鼎便可练就长生不老之药了。”

二月红忽地双膝跪地,说到:“佛爷大恩,我二月红和丫头永世难忘。”

张启山将二爷扶了起来,说到:”我母亲和丫头一样也是凡人,我和我父亲经历的,我不想你和你的孩子也经历一次。”

二月红将药收在了自己的锦囊中,说到:“这次你西行惊动了不少妖兽,有些机灵的已经知道了你要炼仙药的传闻。”

张启山说到:“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将药材放在你这儿,玉兔由我保管,就等着接下来盂兰盆节鬼门大开之际下那鬼门取那司母戊鼎。”

待尹新月给那丫头介绍完了邽山,二月红便带着丫头离开了。

尹新月知道那原型是朱雀的二月红竟然爱上了一个人类还为她舍弃一切以求仙药感动不已,心想着佛爷什么时候也能这般爱自己,自己即使是死了也无憾事了。

可惜自家佛爷对自己一直不上心,来邽山都有些时日,张启山却是一点也没碰过自己。

尹新月心里着急啊,急则生变,忽然一个凡人的成语跳入尹新月的脑海:母凭子贵。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尹新月溜到了厨房,在佛爷的晚膳中下了药。

殊不知正在尹新月给佛爷下药的同时,红毛猩猩陆建勋正指挥着自己的部落准备攻下邽山。

陆建勋抓了一下自己美丽的红发,望着天上的月亮,脸上一副天上地下唯我颠倒众生之容颜却无人欣赏的孤寂表情,淡淡说到:“张启山,你给我等着。”

对了要保持我们小兔子的队形。

什么张日山,长得漂亮了不起么,哼。

什么张大佛爷,磨磨唧唧到现在都还没重视起我这个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兔子,兔爷我生气起来你担当的起么,哼。

还有,那个写文的没节操的想写3p啊,我兔爷双龙可玩不起啊,哼。

哼,哼,哼。



评论(10)

热度(107)